常州精密钢管博客网

德国:蒂森克虏伯出售钢铁业务,“转型之路”下的钢铁行业再洗牌?

说到蒂森克虏伯,很多人的印象一定是蒂森克虏伯电梯——通常这个品牌,只在高端的办公楼内可以觅得其踪迹,据坐过的人表示,“噪音小,速度快,简直不要太爽”。

 

【图】用了蒂森克虏伯电梯的办公大楼(图片来源:网络)

 

但实际上,蒂森克虏伯并不只有电梯,而是一家有着150多年历史,业务涵盖钢铁、自动化、材料和工程等,称霸全球的产业巨头!只是近年来,随着行业的不景气,巨头也不得不用尽一切手段求生——即使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就在今年5月,欧洲的疫情还相当严重时,就有消息传出“蒂森克虏伯正在考虑出售其钢铁和船舶系统部门,同时希望发展其材料服务和工业零部件部门”。

 

那么下家究竟会是谁呢?有报道称”该集团正与印度塔塔就钢铁制造业务合并事宜再次进行谈判”——事实上,双方曾经就在欧洲合资达成协议,但被欧盟委员会否决。此外还有传言说“蒂森克虏伯还与瑞典的SSAB和中国宝钢进行了讨论,并且双方都对其钢铁部门感兴趣。”

 

这已经不是蒂森克虏伯近一年内首次“卖身”:早在今年2月,该公司“已同意将其电梯业务以172亿欧元的价格售予Advent、Cinven和德国RAG基金组成的一个私募财团”,如无意外,业务的易手将在今年上半年完成。

 

半年不到的时间里,连续出售两项王牌业务,不免得令人生疑:蒂森克虏伯究竟怎么了?下面我们就来扒一扒,蒂森克虏伯的前世今生。

 

蒂森克虏伯前史

 

   1. 克虏伯,二战期间的“铁与火”故事

 

正如前文所言,这其实是由蒂森和克虏伯两家企业合并而成的“巨无霸”。其一是1871年成立之蒂森公司,其二是于1811年成立之克虏伯公司,皆是钢铁厂。早于1980年代,两家工厂已经开始有过合并之谈判,并有过多次合作。

 

在德国崛起的过程中,克虏伯是军工产品的主要生产商,为德军设计及制造大量火炮,因此两次世界大战时,该公司总是处于风口浪尖之上。而蒂森,则一直为各国的汽车工业提供零部件和其他技术,如在意大利之都灵就设有工厂,提供汽车机械等技术。

 

【图】李鸿章从德国引进的克虏伯大炮(图片来源:腾讯)

 

虽然,这些大炮是服务于法西斯战争的,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战争可以极大地推动科学技术的进步,克虏伯公司生产武器所积累的科技水平,为其日后在民用领域大放光彩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战后,克虏伯一度作为“战败国”资产被盟军接受,但很快,出于冷战的需要,这些资产又被返还给克虏伯公司。战后,在民用、工程机械以及其它相关专业领域,克虏伯所生产的产品也同样令人惊叹,而这一切,依然少不了其在钢材生产方面所积累的强大技术实力:

 

轮斗式挖掘机、可下潜至马里亚纳海沟(约11000米深)的潜艇、直径达100米的射电望远镜——都出自克虏伯制造。

 

 

【图】克虏伯生产的100m口径射电望远镜(图片来源:网络)

 

和克虏伯相比,蒂森公司似乎没有那么光环耀眼,但这只不过是它低调、隐忍的一个表象而已:1953年,作为联合钢铁股份公司的延续,蒂森冶金股份公司重新正式组建。

 

到了20世纪60年代中期,蒂森公司已经成为欧洲最大的粗钢生产商,在世界上则排名第五。1983年,蒂森钢铁公司从蒂森集团中剥离出来。

 

   2. 强强联合,铸就钢铁巨头

 

到60年代中期,克虏伯集团共欠下约10亿美元的债务,想要幸存的唯一方法是将这个家族私有化的公司改组为一家股份公司——虽然这不符合德国“百年企业”的传统,但为了企业能够生存下去,变革不得不为。

 

到了上世纪80年代,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蒂森和克虏伯都遭到了经营困难,合并似乎是一条可行之道——为了做到这一点,克虏伯公司分拆了其所有的经营活动,并重组为一家控股公司。1993年,克虏伯又成为一家上市公司。

 

1997年,克虏伯试图收购其最大的竞争对手——蒂森公司,但迫于工人的抗议而暂时放弃。然而,蒂森同意合并企业的一部分钢铁业务。最终1999年,克虏伯和蒂森宣布全面合并,形成蒂森克虏伯股份公司,同时,它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制造企业之一。由于有着同样深厚的底蕴,二者合并后可以继续发扬公司传承下来的优良传统。

 

【图】纪念蒂森和克虏伯合并的漫画(图片来源:蒂森克虏伯中国)

 

   3.本世纪开始的转型之路

 

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蒂森克虏伯就开启了漫长的转型之路。当时,蒂森克虏伯意识到,随着材料技术进步,以及新兴市场将在未来二三十年内完成城镇化,人们需要比钢铁更轻、也更结实的新型材料,未来对钢铁的需求将逐步缩减。

 

鉴于此,蒂森克虏伯开始进行战略调整,缩减钢铁业务单元,扩展材料、机械零部件等领域。而当时,钢铁市场依然兴盛。

 

但这些还不是最可怕的梦魇。金融危机的血洗使这个钢铁巨头遭到重击,原有的钢铁国际化扩张战略难以为继:巴西和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呈现的经济增速的反差,颠覆了蒂森克虏伯的原有计划。

 

这两座工厂成功的基础是,巴西的人力、原料成本一直保持低位,而美国钢材市场则持续繁荣。但好景不长,随着巴西雷亚尔接连升值,和美国汽车城底特律的破产,这两座合计投资120亿欧元的工厂成为了沉重负担。

 

【图】美国工厂,蒂森克虏伯陷入困境的“罪魁祸首”之一(图片来源:)

 

由于美洲钢铁部门的巨额资产减记,蒂森克虏伯不得不对外宣告2012财年成为公司历史上损失最为严重的一年,亏损额达到50亿欧元,它因此背负巨额债务。此外,它还陷入了一系列不光彩的官司中:在德国铁路建设中因涉嫌操纵价格被罚款1。03亿欧元,巴西工厂因污染被罚400万欧元。

 

面对如此的烂摊子,当时的董事长舒尔茨(Ekkehard Schulz)被迫辞职。让这家“150年老店”起死回生的重责,就落在了继任者,来自西门子的赫辛根(Heinrich Hiesinger)肩上。他一上任,就开出了 “药方”:

 

今天我们已经远远不只是一家钢铁厂。我们要扩大它所带来的优势,巩固蒂森克虏伯多元化企业的地位,而工程学领域是其强项。

 

言外之意就是,蒂森克虏伯一直在转变业务航向,从一个钢铁生产主导的企业变成一个资本货物与服务企业,并着力于新技术的研发。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蒂森克虏伯这条大船,如何在避免翻船情况下成功掉头,考验新掌门人的智慧。 


远离钢铁,

能救得了蒂森克虏伯么?

 

   1.新CEO上任,满世界出售钢铁工厂

 

首先,赫辛根就任蒂森克虏伯,就是一次“变革”:打破了蒂森克虏伯从内部擢选CEO的传统,成为蒂森克虏伯第一个从外部过来的CEO。刚一上台,就旗帜鲜明指出了“痛点”,正如他后来说的那样:

 

有些产业已经不再增长了,尤其是在欧洲或美国这样的市场。欧洲的钢铁需求不再增长了,因为大多数房子已经建好,每个家庭平均已经拥有两三辆汽车。

 

 

【图】赫辛根,蒂森克虏伯的“拯救者”(图片来源:搜狐)

 

问题找到了,接下来就是解决方案:三年内,赫辛根来了个“大换血”:替换了40名总经理中的28人,减支6亿欧元,对内部腐败“零容忍”;出售民用造船业务,以及上文所言曾经斥巨资建造的两家美洲钢厂——宁愿割肉,也不再去填无底洞。

 

彻底退出美洲钢铁业务,极大减轻了蒂森克虏伯的财务负担:2013/2014财年财报显示,集团三年来首度实现盈利。这被多数媒体认为是蒂森克虏伯在战略转型中的一个里程碑。当年蒂森克虏伯实现净利润1.95亿欧元,而上一财年则亏损高达16亿欧元。

 

到2017财年,蒂森克虏伯彻底完成了南美洲的钢铁业务出售:总投资超100亿美元的钢厂作价15亿欧元卖给了墨西哥钢铁巨头特尔尼翁集团(Ternium),对当年财务造成一次性亏损近6亿欧元的影响。但企业净金融债务略低于20亿欧元,较上一财年的35亿欧元大幅降低,并拥有91亿欧元的可用流动资金。

 

【图】出售巴西钢厂,意味着蒂森克虏伯告别美洲钢铁(图片来源:)

 

与企业扭亏为盈相伴的,是蒂森克虏伯的“去钢铁化”:钢铁业务最高曾占到蒂森克虏伯营收的60%。自赫辛根掌舵蒂森克虏伯以来,经过七年转型,钢铁业务目前只占其营收的25%!

 

原来,钢铁业务造成的损失,正在慢慢被其他业务弥补:电梯技术业务领域利润在2017财年上半年同比增长8%至4.22亿欧元,机械零部件业务领域利润同比增长12%至1.76亿欧元。同期材料服务业利润为1.73亿欧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了1.6亿欧元。

 

不过与此同期,由于全球钢铁价格的上涨,企业的钢铁业务似乎有“起死回生”的苗头:2017年上半财年,企业钢铁美洲业务领域则增长1.9亿欧元至5100万欧元,实现扭亏为盈;欧洲业务上半财年调整后息税前利润增长400万欧元至1.19亿欧元。

 

但短期的小利,不能动摇蒂森克虏伯转型的决心。正如赫辛根在总结集团转型战略时所言:

 

原材料市场以及受其影响的材料服务业务具有巨大且不可控制的波动性。因此,我们在战略上更专注于扩大资本货物相关业务和服务业务,由此产生更稳定的收入,实现盈利增长。

 

最后顺带提一下,早在蒂森克虏伯全面开始转型前的2001年,企业位于德国的一家名为“凤凰”的钢厂就因经营不善,最终整厂出售给一家中国的民营钢铁企业,也就是后来成长为全国民营钢企No.1的沙钢。

 

   2. 工业4.0+科技创新,噱头似乎不如疗效

 

当前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世界各国陆续出台了相关战略政策,加速工业数字化进程,如美国“国家先进制造战略计划”、德国“工业 4.0”战略、法国“新工业法国”计划、英国“高价值制造”战略等。目标只有一个——将传统制造业转化成为智能制造业!

 

【图】智能制造工厂(图片来源:网络)

 

而蒂森克虏伯,面对智能制造的挑战,其转型堪称教科书的典范:将自身的业务分成了5个事业板块——包括资本货物相关业务(机械零部件业务、电梯技术业务、工业解决方案业务)、材料业务和钢铁欧洲业务。每个事业板块又有若干的事业部、事业单元,每个事业单元又有它自己独到的技术和产品。通过跨界创新,打通价值链上的各环。

 

这5个业务单元中,比较典型的业务是电梯技术业务。根据蒂森克虏伯2014-2017三年的财报,电梯业务占其调整后息税前利润将近一半份额,可谓是“下金蛋的母鸡”——彼时尚未沦落到被出售的命运。

 

【图】蒂森克虏伯电梯(图片来源:官方微博)

 

说了这么多,蒂森克虏伯究竟是怎么转型的呢?就是靠说起来最简单,做起来最难的两个字——创新!

 

首先需要介绍,“资本货物相关业务”是一个美国术语,意为“工业中间品”。这是目前蒂森克虏伯营收和利润的重要支柱。当蒂森克虏伯开始朝“资本货物相关业务”转型之时,每年在相关技术创新方面提高研发经费约10%,而电梯行业自然受惠良多。

 

毫无疑问,稳定性无疑是评价电梯极为重要的指标——时好时坏的电梯没人敢坐,毕竟谁也不想被困在轿厢里连续几个钟头。

 

但电梯的稳定性需要定期维护才能达到。那么如何判断电梯维护的2015年开始,蒂森克虏伯与微软合作,在微软的Azure云平台上推出一款名叫MAX的解决方案,主要用于电梯的预测性维护。

 

对于“云维护”的原理,赫辛根是这样解释的——其实就是利用大数据计算分析:

 

蒂森克虏伯在全球运行的电梯有120万台,数据通过电梯上安装的传感器上传到云平台,蒂森克虏伯从云端取得数据,再使用自己的技术分析数据。

 

除了电梯,汽车也是蒂森克虏伯核心业务。对其汽车转向系统做了数字化改造后,每生产一个转向器就有7000个数据采集点。比起过去只对其中的10个采集信息进行分析来判断质量是否合格而言,采集7000个信息来判断工艺质量显然更为可靠——在常州的转向器工厂,蒂森克虏伯就采用了这一“黑科技”。

 

【图】蒂森克虏伯常州工厂(图片来源:弗戈工业在线)

 

蒂森克虏伯常州工厂体现了“未来工厂”的样貌:虽然机器人已经广泛运用于常州工厂的日常生产中,但人作为问题解决者和决策者对现代“智造”的作用也尤为关键,因此在节点之间需要反馈、思考、改进的环节都配备了人工岗位。

 

对于人和机器的“各司其职”,常州工厂总经理Sebastien先生这样理解:

 

蒂森克虏伯认为‘人脑是最宝贵的资产’,尽管我们掌握最先进的技术,在设计中国生产线的时候仍然保持了灵活度,与欧洲相比,在很多环节中用人仍然更加经济,当需要产能扩张时,我们可以很方便地进行扩展改造。

 

即使是在“老本行”——钢铁领域,蒂森克虏伯也没有停下创新的脚步,其中一项最为“大胆”的尝试便是:用氢能炼钢!

 

作为传统的二氧化碳排放大户,氢气进入“氢能炼钢”已经成为钢铁企业理想的技术应对手段。而去年11月11日——中国网民买买买之时,蒂森克虏伯正式启动了氢能冶金的测试!

 

该项目中,氢气由法国液化空气集团(Air Liquid)从200公里外的气源供应到现场,这是全球范围内钢铁公司第一次在炼钢工艺中使用氢气代替煤炭!

 

【图】输运氢气的管道(图片来源:网络)

 

蒂森克虏伯雄心勃勃地计划:到2050年在钢铁生产过程中实现零碳排放,同年总投资累计将达到100亿欧元。于是媒体纷纷称钢铁行业正式踏入“氢能炼铁”时代。

 

与避免温室气体的排放相比,更理想的方法是将它们回收利用。蒂森克虏伯开发的Carbon2Chem项目旨在将钢铁工厂的废气转化为化工产品原材料,同时使得这些废气中的温室气体将不再被排放至大气中,。

 

2018年9月,蒂森克虏伯Carbon2Chem项目就成功地应用了可将钢厂废气转化为合成燃料甲醇的技术,并成功生产出第一批甲醇。而在2019年1月,蒂森克虏伯已成功从钢厂废气中生产出氨,这在全球范围内尚属首次。

 

【图】克虏伯在德国的Carbon2Chem技术中心的(图片来源:网络)

 

不过再多的黑科技,似乎也无法解决蒂森克虏伯的“新问题”:近年来,企业的股价一直下跌,甚至在2018年7月直接导致“拯救者”赫辛根的去职。到了2019年8月,蒂森克虏伯甚至被“清理”出了德国DAX指数30家“最有价值企业”——虽然它是该指数的创立者之一。

 

【图】2017年以来,蒂森克虏伯股价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图片来源:网络)

 

一系列的“败绩”:不禁使得人们有理由相信,蒂森克虏伯的种种转型努力,真能拯救企业于水火中么?还是全面溃败前的回光返照?

 

   3. “老革命”碰到“新问题”:企业的新困境

 

2018年9月,蒂森克虏伯计划将集团公司拆分为两家公司:蒂森克虏伯工业公司(Thyssenkrupp Industrials)和蒂森克虏伯材料公司(Thyssenkrupp Materials),前者将负责电梯、汽车用品和工厂建设等几大核心业务,后者将负责材料贸易、钢铁加工等业务。

 

与此同时,蒂森克虏伯同意与印度塔塔钢铁(Tata)合并旗下的欧洲钢铁业务。一旦成功,合并后的企业将成为欧洲的第二大钢铁企业,两家集团各持合并后的公司一半股份。

 

【图】合并的前景一度非常美好(图片来源:网络)

 

但是与塔塔钢铁的合并并没有通过欧盟委员会的审核,2019年5月,欧盟否决了两家集团的钢铁业务合并。并购失败导致股价下跌这进一步损害了投资者们的利益。

 

面对投资者的压力,蒂森克虏伯也不得不放弃了分拆计划。在这种境地下,希望突破经营困境的蒂森克虏伯,将破局之道瞄向了旗下的电梯业务,这才发生了本文开头所言“三家瓜分蒂森克虏伯电梯”一幕。

 

实际上,和“半死不活”的钢铁相比电梯业务自始至终都是蒂森克虏伯集团中最为耀眼的版图。

 

根据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蒂森克虏伯息税前利润(EBIT)为5000万欧元,同比剧降76.96%;其负债达71亿欧元,较前一季度环比增加52%。其中,拖累整体业绩的欧洲钢铁业务,亏损1.64亿欧元,与前一季度相比,亏损额扩大2.64倍!

 

 

【图】一系列“黑科技”也没能拯救蒂森克虏伯的钢铁(图片来源:界面)

 

但值得注意的是,蒂森克虏伯电梯业务的息税前利润为2.28亿欧元,仍是集团最赚钱的业务,盈利能力明显优于其他部门。据悉,该业务的市值约在170~200亿美元之间,位列全球电梯制造第四位,仅次于美国奥的斯、瑞士迅达和芬兰通力。

 

 

【图】全球四大电梯生产商市场份额(图片来源:网络)

 

由此可见,想要解决集团所面临的的困境,在分拆上市遇阻的情况下:卖出最吸金的电梯业务便成为蒂森克虏伯无奈之下的最优选择——今年的新冠疫情,更使得这一选择刻不容缓!

 

自3月新冠肺炎大流行以来,欧盟内钢铁需求已下降了50%。再叠加美国针对钢铁开征的25%关税,欧洲钢铁制造商面临着进退维谷的局面——2020年一季度,蒂森克虏伯已经亏损3.3亿欧元左右,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证现金流,只能彻底出售“下金蛋的母鸡”了!

 

【图】蒂森克虏伯罗特魏尔电梯测试塔(图片来源:蒂森克虏伯中国)

 

但仅仅出售电梯业务,似乎还是无法给陷入泥潭的蒂森克虏伯“续命”:因而才考虑继续出手钢铁业务。印证了一句简单的道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现在问题是,一旦真的出售,宝钢究竟有多大可能入主?让我们先从蒂森克虏伯在华布局开始。

蒂森克虏伯“卖身”,

中企能否接手?

 

   1. 蒂森克虏伯在中国的成长

 

蒂森克虏伯与中国的业务往来可以追溯至19世纪企业的初创时期。150多年来,虽然两国政局都几经动荡,但业务往来一直没有中断过,而改革开放以来,企业更是与中国共成长。时至今日,蒂森克虏伯集团在华下属30余家生产企业、合资公司和代表机构,员工近18,000人,2018/19财年在中国区总销售额约32亿欧元。

 

【图】蒂森克虏伯与中国关系的见证(图片来源:蒂森克虏伯官网)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除德国本土以外集团主要的战略投资市场。蒂森克虏伯集团旗下的机械零部件技术、电梯技术、工业解决方案、材料服务等业务领域,在广泛的领域内向中国市场提供多元化的产品和服务。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2003年,世界上第一条商业运营的磁悬浮轨道—上海磁悬浮列车线正式运营。蒂森克虏伯为此项目提供核心技术,以及磁悬浮列车整车、轨道线性电机、导轨开关等关键设备。

 

下面这张表格,简要展示了企业在中国的产业布局:

 

【图】蒂森克虏伯在中国业务布局(图片来源:蒂森克虏伯官网)

 

时过境迁,现在中国的钢铁产量已经全球第一,涌现了一大批世界级钢企,而老牌巨头蒂森克虏伯遭遇困境,中国企业能否借机入主?——正如近年来中国大宗企业全球收购版图一样。

 

   2. 宝钢能否入主?真不好说

 

众所周知,大宗商品不仅是经济,更是政治。特别是钢铁这样的国计民生行业,各国对外国资本的入主尤为“警惕”——之前蒂森克虏伯和塔塔合并的失败正说明这一点。

 

蒂森克虏伯钢铁部门被传出售之初,企业内部非常关注谈判状况,极为担心钢铁部门将被廉价出售到国外。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宝钢和SSAB都希望获得多数股份,塔塔钢铁应该也有同样的想法。如果被上述提及的三家钢铁企业收购了多数股份,那么这家德国最大的钢铁公司将落入外国手中。

 

宝钢能否入主蒂森克虏伯还不好说,不过有一点是铁板钉钉:钢铁行业在欧美是夕阳产业,中国钢企走向世界的时机来到了!

 

国外企业因经营不善陷入生死边缘,这时中国企业果断出手,扮演了“钢铁侠”的角色,挽救了企业,也挽救了背后的千千万万个家庭,乃至一座城市的经济命脉。例如,在塞尔维亚钢厂濒临绝境的时候,是中国河钢扮演了钢铁侠的角色,不但拯救了这家企业,也谱写了两国关系的一段佳话。

 

【图】一家钢铁厂,背后是千万人的生计(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获得国外钢企的技术和市场,国外企业也获得中国企业资金的支持,携手合作,一起赚国际市场的钱。下面的这张表格,总结了近年来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重大钢铁项目:

 

     

【图】近年来中国对外投资钢铁项目(图片来源:北极星网)


可以相信,这张表格未来一定会加长,再加长:近年来,全球钢铁消费总体呈现缓慢增长的态势,但局部区域的消费潜力大,其中,“一带一路”沿线的东南亚、中东等地区将是钢材需求增长的主力。这意味着中国钢铁企业“走出去”依旧大有可为。


参考文章

1、蒂森克虏伯的战略转型之路——从钢铁巨头到高科技企业;德华智造,2019

2、172亿欧元!这家成立200余年的工业巨头,把最赚钱的业务卖了;刘博,新芽NewSeed,2020

3、钢铁帝国蒂森克虏伯的转型答卷;周小飏,工业能源圈,2018

4、智能制造的前世今生—— “先进制造工厂”-德国蒂森克虏伯钢铁;河钢唐钢,2020

5、蒂森克虏伯钢铁的下家都有谁?小料,料道,2020

6、德国工业巨头濒临解体,核心业务中资能否接手?柳叶刀,科工力量,2019

7、德意志战车:碾压一切的钢铁巨头蒂森克虏伯;汽车之家,2015

8、忘掉安德鲁·卡内基吧,来看蒂森克虏伯如何完成钢铁业“史诗般的转型”!高扬,环球企业家杂志,2015

9、蒂森克虏伯最新动向:开拓氢能业务,钢铁业务前途堪忧,茵创国际,欧洲并购与投资,2020

10、德国钢铁巨头蒂森克虏伯的数字化历险记,原材料工业研究所,2018

11、先进零部件工厂的工业4。0实践;史晨,AI《汽车制造业》,2018

12、20年前,对蒂森克虏伯来说至关重要的一件事发生了;蒂森克虏伯中国,2019


五福彩票相关的文章:

蒂森克虏伯9号高炉用氢炼铁!钢铁工业革命开始了!

德国有哪些钢厂? 德国钢铁工业浅析!

蒂森克虏伯公司推出全新轻型钢材

塔塔、蒂森克虏伯,欧洲钢铁的老二和老三合并了!



图片加载中...
❤ 请关注 微信公众号: .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555lc8.com/Steel-Mill/1596100521.html

精密钢管,无缝钢管,电机壳钢管,汽车用钢管,汽车管件生产厂家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搜索本站钢铁技术
★↓在此搜索查找钢铁材料知识↓★↘

互联网 www.555lc8.com


«   2020年7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钢铁钢管标准在线
精密钢管博客友链
钢材厂商推荐

    常州精密钢管博客网主办单位:
    常州仁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是 专业的 精密钢管 生产厂家,汽车钢管,电机壳钢管 生产单位。


    友情链接:

    常州精密钢管博客网
    (常州仁成金属钢管制品生产厂家博客网站)
    www.555lc8.com©2006-2020

    关于本站文章列表百度搜索本站模拟电脑访问



    分享:

    支付宝

    微信

    扫一扫,想赞多少就多少~

    本站会员尊享信息推送下载及留言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
    黑龙江11选5 浙江体彩6+1 江西11选5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 河南福彩网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 赖子棋牌 安徽11选5 浙江体彩6+1玩法